馨草

醉唐诗

唐朝,有一半是由诗歌织成。

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岑参、高适、孟浩然、李商隐、庾信……

这些名字,在上千年后的星空中,依然熠熠生辉。

你知道吗?

那个被所有教科书尊为“清高狂客”的李白,实际上非常入世;他所有高调的隐居,其实都是荡平仕途坎坷的低调炒作。而在这份偏执的浪漫中,李白的形象才变得饱满、立体,他的故事才血肉丰满、栩栩如生。

那个你所熟悉的武则天,她叛夫杀女囚子夺权,你看到了一个女暴君的面目:凶残、乖戾、铁血、狐疑。可昔日的武媚娘也是一位温柔缱绻的少女,辗转反侧,相思成伤。“看朱成碧思纷纷,憔悴支离为忆君。不信比来长下泪,开箱验取石榴裙。”也许,在多情与绝情间,这样的女子本就该获得原谅。

唐诗中,有每一个人的知己:如果你拥有报效家国的凌云壮志,你定会从杜甫、岑参的诗中找到共鸣;如果你伤四时之转瞬、哀时光之易逝,刘希夷、张若虚恐怕是你的知音;你若有着洒脱爱自由的真性情,那么李白、罗隐的诗会让你读罢为之拍案;你若是远走他乡的孤单游子,你有了王勃、张籍这样的天涯知己;你若厌倦俗世的纷扰与争夺,王维、寒山的茶与诗你一定要品一品……

每一首诗都是一个故事,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一位过尽千帆的诗人。当故事走远之后,心里的情感却天长地久,这也是我们一次一次翻读起了毛边、泛着沉香的诗卷的原因。

在耳熟能详的诗作中,找到些不为人所知、所觉、所察的另类解读,撷取片段,以此装点唐诗的天空。或许,这就是《风流醉唐诗》

(选读网络)

评论(1)

热度(2)